崇祯上吊时15万锦衣卫在干什么?怎么没出来救国?

来源:未知 发布于 2020-09-11  浏览 次  

  答:在明朝从苦苦挣扎到彻底覆灭的全过程里,大明皇室的“得力干将”,至今常在野史票友间“实力圈粉”的锦衣卫,表现也令人唏嘘。

  虽然说起锦衣卫,后人常津津乐道的,就是其令明朝官民谈之色变的“情报工作”。但真实的锦衣卫,分量要比“情报工作”重得多。以《明会典》的记载,锦衣卫日常要在“朝会”“巡幸”上担任“随行侍卫”,其“服飞鱼服、佩绣春刀”的飒爽英姿,也从此一代代拉风。另外还有“捕盗”“刑名”“护卫漕运”“军匠”等多个工作,甚至还有“训象所”,负责给皇宫喂大象。情报工作?那只是锦衣卫“北镇抚司”的事儿。

  确实,在明朝三个世纪的历史上,这活儿多分量重的锦衣卫,就是大明皇室最为贴心的军事力量。其每一个成员,都是优中选优,就以其最“出名”的情报工作来说,锦衣卫可不止会罗织冤狱害人,更常见不动声色干大事。比如明朝景泰年间的“北京保卫战”与万历年间的“抗倭援朝战争”时,就有许多锦衣卫出生入死,冒死为明朝一次次拿到重大情报,助大明打赢这些国运之战。

  而到了明朝中后期,这传说中“贴心”且强大的锦衣卫,实力也是越发膨胀,其人数从明初时的五千人,暴涨到明朝中后期的十五六万人,特别是明末的近半世纪,基本保持在十五万人的规模。以明末许多人的笔记记载,当时各地城镇,都貌似“到处锦衣卫”,只要听见有人一嘴京城口音,满身锦衣华服,当地百姓立刻就误以为“遇见锦衣卫”,慌不迭的纷纷躲避……

  可是,就算坐拥如此“贴心”且“牛气哄哄”的军事力量,崇祯十七年(1644)三月十八日夜,当李自成的农民军攻破北京城,绝望的崇祯帝手持三眼铳,还想集结心腹兵力做决死一搏。崇祯的心腹太监王廉只是冷冷吐槽了句:“陛下哪里有兵,速走”——皇上您做什么梦哪,您的“心腹兵马”早跑光了,快逃命吧。心里哇凉的崇祯,这才先砍昏了亲女儿,又爬到煤山上悲戚戚的上吊,给凄风苦雨多年的大明朝,就此画了句号。

  问题是,这全程悲凉一幕里,传说中那十五万威慑力强大的锦衣卫,为何连影都没有呢?大明养了你们这帮人几百年,到了国难临头,您好歹跟李自成们死磕几个回合嘛。

  首先一个原因,就是到了明末年间时,这号称“十五六万”的锦衣卫,成员实在太水。

  比起早年优中选优的锦衣卫来,早在明代中期时,锦衣卫这个大明军界公认待遇优厚的岗位,就变得好似“注水的肉”。明朝成化年间时,锦衣卫就“冗员之进无穷”。比如勋贵家的子弟,哪怕是个混吃混喝的草包,只要走走门路,就能拿到个锦衣卫“编制”,继续拿高薪混吃混喝。至于锦衣卫官员的“跟班”们,只要马屁拍得响,“编制”也不是梦。普通的锦衣卫副千户,就要占掉二十多个“编制”,基本都是拿钱“不任事”。

  但相比之下,这帮“混事”的,总算还干点差事。到了后来就更不像样。各级的文武高官家属,也瞄上了锦衣卫“肥肉”。比如嘉靖年间“阁老”严嵩家的几个孙子,都是未成年就成了锦衣卫高官。杨博费宏等“明代名臣”家,其子侄们也都扎堆进入锦衣卫。好些人都是空挂个名,只要家里老爷子还在,躺着就能升官发财。

  上梁不正,下梁当然各种歪,以崇祯年间给事中徐国荣的揭露说,北京市面上的锦衣卫,绝大多数都是“买的”,基本都是些市井无赖恶棍,打着锦衣卫的旗号敲诈勒索。比如有个叫赵瞎子的流氓,一次就敲诈京城商户两千两白银。为什么如此猖狂?因为按此时锦衣卫的“规矩”,普通流氓只要拿出二三十万两银子,就能买个锦衣卫的“堂贴”,然后就能胡作非为,当地衙门别说管,都得给这些人塞钱。

  就连明末轰动天下的“苏州五人墓”事件里,都留下了这些“锦衣卫”的“英姿”。当时跟着去苏州抓人的锦衣卫缇骑,都是上面说的“花钱买堂贴”的京城流氓。这钱可不是二三十两,通常都是三五百两。花这么多钱买个“锦衣卫身份”,当然要想法设法捞回来,所以一路敲诈勒索,“入则数十倍”,每次抓完人后,都“急着赶下一趟差”。一趟就是几十倍的收益,能不急嘛。

  可就是在苏州,这帮“锦衣卫”玩大了,由于敲诈太过火,激起苏州市民愤怒。激愤的苏州百姓,把这群恶棍摁住了痛打。有些侥幸逃命的“锦衣卫”,屁股上的肉都被百姓割下来喂狗,成了这趟“出差”的血淋淋纪念。还有个叫李国柱的“校尉”,也是“买”来的身份,为这趟差花了五百两银子,却被愤怒百姓活活打死——五百两,买了个死。只能说,做人不能太锦衣卫。

  综上所述,明朝亡国前的“十五万锦衣卫”,高层基本就是“白吃饭”的纨绔子弟,底层就是一群“买堂贴”的地痞无赖,说“流氓军团”都算是抬举,哪里还是当年“飞鱼服、绣春刀”的英雄形象?指望这么一群人来救国?不反咬一口就算不错。

  第二个重要的原因是,到了明朝亡国前夜,统帅锦衣卫这群“乌合之众”的,是崇祯帝朱由检这么一位糊涂领导,那就更是堕落加速度了。

  崇祯皇帝登基后,一心想要励精图治,由于痛恨文官集团,所以他也格外倚重厂位,尤其信任身边的太监们。“贴心”的锦衣卫,基本都是仰几位大太监的鼻息。但崇祯帝自己却不明白,无论是东厂还是锦衣卫,明末到底腐化到什么地步?偏偏崇祯帝还赋予其大权,命这些人督查百官。

  然后天雷滚滚的事情就来了,比如崇祯年间的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。放在明末各类笔记里,这个人的风评还不错,做事不太狠,凡事都留一线。但搂钱却是毫不手软。每次只要查到官员的腐败劣迹,人家都是“缓于害人而急于得贿”,先把案情泄露给当事人,狮子大开口要贿赂,只要送钱送到满意,抬抬手就把事情压下去。那些不送钱或“钱没送够”的倒霉蛋,才被他假模三道的一通查办。

  如此操作,明王朝的腐败,也就更加堕落无极限。“魏忠贤乱政”的年月,官员行贿还只是用黄金,崇祯“励精图治”了没几年,黄金都是小儿科了,统统是珍珠玛瑙开路。卖官买官也公开化,到了李自成打进北京前夜,一个六品的京城主事岗位,都被“爆炒”到三千两银子。当然,那时谁真的花这钱买官,那才真是“花冤枉钱”。

  明王朝的加速堕落,就是崇祯年间这类奇葩操作惹得祸,至于“急于得贿”的锦衣卫?那更是挖大坑。

  这么一群“锦衣卫”,就算数量有十几万之多,也是十几万蛀虫,到了北京城破的那一刻,当然也统统鸟兽散。崇祯十七年三月十八日那个悲惨的夜,崇祯帝身边何止是“哪里有兵”?李自成打过来的这一路,他最信任的心腹太监们,一个个卖身投靠。宫里太监跑路前,有人在墙壁上写“此处不留爷”,有人闹哄哄乱抢,把宫里剩下的二十几万两白银分了个精光。大太监们则是互相串联签字,就等着向新主投降。

  倒是个叫张殷的太监,那晚很“关心”崇祯,给崇祯说“直须投降便无事矣”。气的崇祯劈头一剑,把这太监砍倒在血泊里。成了明朝那个亡国的夜晚,一个众叛亲离的缩影。

  而在崇祯帝悲戚戚上吊后,他生前无比信任的锦衣卫掌印人,左都督骆养性,也是毫无压力卖身投靠,转眼就成了大清朝天津总督,还是清代历史上第一位总督。算是给“历史悠久”的锦衣卫,在新朝“争了个光”。

  看过这样的堕落全过程,乃至最后的“争光”,或许,也就看懂了关于“明朝亡于厂卫”的感慨:王朝烂透如染缸,哪怕“英姿飒爽”如锦衣卫,也是不能幸免啊。